我從來沒有挺馬英九啊,我只是討厭扁而已。

 我很感慨,禮拜四搭著擁擠的火車回家時,板橋站一個阿伯上車,他穿的破舊拎著一個麻袋,一上車就放下麻袋坐在車門邊的台階碎碎念,有點像電台名嘴一樣的一直說著政治,非常大聲(原本我想錄起來,後來想說算了)。

 我心想又碰到電車怪事,反正也見怪不怪就不理他反將耳機開大聲點,但他聲音實在太大聲了,我戴耳機都還聽得到,大家都看著他,他完全不在意,就對著車門反射的自己一直念"用100%的標準看別人,自己作得到嗎?""馬這幾年政績如何如何的,有什麼資格批評扁。"還說什麼悟道之類的話。

 起初我不以為意,想說大概是精神不正常的人,可是大概是山佳站吧,他下車前說一句話有點讓我有點嚇到,他說"沒關係,你們笑吧,繼續笑沒關係,就像陳定南一樣笑面虎,最後也是死得如何如何..."我想他應該沒有沒有神經病,神經病的人怎麼會在乎旁人笑他呢?

 對我來說,我覺得台灣很可憐,除了政治還是政治,可是政治有讓台灣變得比較好嗎?撕裂台灣變成兩半,剩下的人心都冷了,對這些種種變的漠不關心。

 連瘋都要瘋政治,人死了都得用很政治的角度去看這個人好壞與否,之前連個廁所都可以批評的國民黨立委怎麼人死了就變得很尊敬人家?而活的人有比較好過嗎?才受傷就要被選舉議題討論,像今天胡的夫人重傷都還沒好,就有人討論有人要打悲情牌了,這才是真正媒體先知吧。

 至於扁馬,我只想說台灣需要制度,很可惜兩個人都錯了,就貪污角度,扁有沒有貪呢,就算沒貪,跟財團走這麼近實在也太過份了;馬,自以清廉自許,你底下的人呢?都出這麼大的問題了,難道不用負責任嗎?不過這都是道德角度罷了,反正兩人都擺下了政治基準,就等一審跟檢察官起訴來看兩人是否下台吧。政績角度,扁的政績?馬,你的北投纜車只怪內政部出問題?你的部屬也有問題欸;台北銀行被富邦併購是中央的政策?所以你有股權也還是同意讓大財團吃你的台北銀行?這是否代表有一天你真的能當上總統也是會向財團靠攏?或著就算你不會向財團靠攏,但你部屬靠龍你管不住呢?

 政治需要制度,台灣缺乏的就是制度,人情可以一時,但制度才可以永久,政治人物要有宏觀,台灣有,但這種人上不了大位,能對台灣貢獻但不會有機會貢獻,只能默默走開。

 阿扁總統你要帶我們到哪裡?馬市長你還是市長啊,你依舊還沒當上總統,可是當年做法務部長時的態度呢?

 無論扁馬,我相信就算兩人定罪了還是會有各自超過10%的人相信他無罪,因為台灣只剩下兩個聲音,不分藍綠只有挺扁跟倒扁,阿扁說句話就會字句遭受檢視,倒扁的誰出頭就會被挺扁的抓起來放大鏡反之檢視,可是比例原則呢?扁是總統欸,只要是台灣痛苦的人民都有權利批評,可是馬呢?罵他的好像都不住台北市也不是國民黨員,我想大部分人批馬目的都很簡單,因為現在他就是天平另一端的的領袖只要批他就對了,政治政治,政治讓人失去理智,也失去對錯,加上媒體放大,似乎對錯都失去原因。

 另外紅衫軍有發言了,一來媒體不喜歡聽,二來還有很多新聞新聞可以報,所以施明德的說話被蓋過去了,這就是媒體。

 嗯...談政治很沉痛,民主可以多久呢?帝王時期持續了千年,民主呢?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