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雞山行脩宮正殿門口
 三峽白雞山行脩宮,前面藍色衣服的是我哥哥。

 去年下半年因為我要考研究所,而哥哥要準備論文所以我們都很少回家,爸利用難得的春節邀全家在白雞山燒香完後到小人國玩,想想我們家應該好幾年都沒有一起出來玩了。可是不出來還好,一出來我就覺得我們家的矛盾更加令我覺得很無力。

 對我來說,雖然我知道媽很疼我們,可是大概是因為爸實在太疼媽,讓媽真的很任性,很多事都不能溝通,讓我不得不覺得爸有時真的很窩曩。

 哥哥大概是覺得我實在很不長進,而且我們成長環境跟人生選擇差異很大,所以我們很難有什麼交集,明明只差一歲多,可是話題只能停在我的功課上或著一些無關緊要的事情上。

 我們家的矛盾出現在所有人身上,每次回家都可以看到媽發脾氣,爸永遠都是安撫媽的角色,每次回去就發覺這樣的情形更嚴重,而哥總是在受不了時匆匆趕回台北,我們家永遠都不像家,依存的感情因素更是薄弱到不行,我想很多事都需要改變,只是沒有這樣的機緣因子存在是很難有怎樣的改變。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
  • 樓上那篇
    看了三次
    前兩次都沒有想要留言
    但是第三次看完
    熊熊想要留言給你打棄
    卻發現原來根本不能留言...

    沒辦法
    只好寫在這邊原本並不打算留言的文章下




    加油加油
    家裡 感情 課業 朋友
    什麼都好
    我都還是會陪著你的
    應該說都會跟你一起走過(用陪這個字真詭異)
    別放棄自己原本的理想跟自己想說的話^^
  • B
  • 我原本在Vol.0就有說啦
    正文開始就不開迴響,避免版面混亂啊
    如果想回關於這篇故事可能回到Vol.0好了
    只是進度應該會很慢
    要等靈感,還要有時間

    家裡可能短期不會有什麼改變,畢竟20幾年了...
    感情...嗯...再說啦,變數太多了
    課業危機可大問題可多了
    朋友,這應該是我唯一可以自豪的了,這是我最大的資產
    陪我走就不用了啦,你也有你自己要努力的事啊
    (偷偷吐一下,你好像也沒陪我走過吧^.^)
    我只希望上天不要遺棄我就好了

    結果你預官考如何,還是你只能當大頭兵
    我昨天就是回去處理王八兵役課的事
    莫名奇妙,我畢業了是嗎
    還是我提早當兵了,體檢個屁啊
    外地讀書的人也不會體諒一下
    官僚就是官僚
    還什麼不准延,只能提早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