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了,我始終相信我自己的說過的話,只可惜自己相信跟讓希望別人相信並非是一樣的事,今天講的話是半年來做多的一次,對我來說看到育晟只是讓我想到很多我鎖了一段時間的心情;老實說這半年我過得並不好,我只是用很堅強意志力讓自己頂住心中這股洪流,我不希望自己被沖垮,我想辦法築起一道只能勉強暫時止住傷口的堤防,可是將傷口緊緊包住只會讓傷處更加潰爛,但我沒有其他辦法,畢竟這些時間以來自己的目標一下子就消失了,三個理由先後被突破,雖然我達到父母的期待,卻讓自己最希望的結果被沖散,慢慢的我發覺我自己連寫個東西都會語無倫次,更別提去面對些什麼。

 兩年前在那個碼頭上我曾經說過三個理由,義氣、親情期待和感情寄託,義氣只在一兩個月後因為一個我認為不值得他愛的女生而散開;而親情早在我選擇離開家鄉時就找到了出口;可是感情卻始終讓我耿耿於懷,育晟說不能理解為什麼有人放下感情可以不用時間,我可以理解,但我自己卻做不到,幾張照片、幾封短訊甚至是極短的回憶...

 我依然還是無法掀開紗布,心中總是隱隱作痛。感情的事無法比較、無法說明、無法觀察,至少在我身上就是這麼回事,多少朋友說過的在我身上到現在都無法印證,我不是個夠瀟灑的男生,我不是個夠多情的射手,我也不是個夠黑心的玩咖,太多的原則以及不好的經驗,也許就是因為這些原因我還是個感情失敗者,無力承擔與面對一切。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E
  • 好兄弟~
    我又嗅到了悲傷的滋味(拍)
  • 還好啦...
    改天再去找你看比賽
    那天看那場隔天ESPN還是衛視體育有重播

    射手白馬 於 2008/03/05 20:5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