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時候擔心是否會成為一種心理負擔呢?

 終於翹了這學期唯一沒缺席的證卷投資,原因不是自己懶惰,只是放不下心。

 撐著聽完何金遠的小小木匠趕快趕車回中壢,實在太晚了,不好意思叫習慣早睡的爸媽等我,只好叫哥哥來車站接我,一路上很想打電話跟她聊聊,也許是害怕電話不會被接通,也許是害怕自己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始終沒有將號碼撥出...

 周六下午看了牙醫後回家瞇了一下晚上到Sogo附近的香堤幫媽媽慶祝母親節,菜色還不錯,只是我愛吃的生魚片有點遜色就是了,餐桌上談話比吃的還多,我漸漸知道我格格不入的原因之一了,家裡四個人有7成5從事商或服務業,而親戚大半是文、法、商,而我卻選擇了工程師這個毫不相干的職業當作目標,哥哥對於我這次考試非常不滿意,甚至希望我先去當兵之後出國讀完MBA回來工作,再想想胡忠說的努力程度問題,我真不知道我為什麼會這麼前所未有的堅持這兩件事,我不是一向意志薄弱嗎?EMBA我遲疑了3分鐘,可是胡忠說的我連1秒都沒有遲疑,這對我來說真的很不可思議,可能是後座力還沒發酵或是這幾年的經歷讓我開始走向另一個自我吧。

 吃了兩個小時,回家前我打給了阿平,這傢伙還說運氣好,你要知道這塊島上有這種運氣可不多喔,畢竟台灣大學可是台灣第一的呢。回家後沒多久哥哥就回台大去了,我開始思考,這個月來考試季結束了,開始讓一些事情散開來,我還在思考,思考我還可以思考什麼,思考這段日子以來我又轉變了什麼,這張椅子只存在著我18歲以前的記憶,如今又將加上四年。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