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就相信任何事情都有一定有個確切的真理,不管發生什麼事總喜歡辯正是非,但隨著年紀增長經歷漸多卻越來越疑惑,真理似乎總有一小塊地方無法解釋,慢慢的,經過許多挫折才體會到那一小塊領域叫做感情。

 愛情路總有許多選擇與考驗,透過選擇與考驗應該是會累積經驗,無論是變成情場浪子或是永遠封閉感情成為絕緣體終究是種成長。雖然我看得多、聽得多實際做的少之又少,但我以為至少我在心智上已經夠成熟去面對一切而不會再讓感情左右我清晰的思路,可是我發覺我誤會了一切,如果沒有刻骨銘心就不叫愛情了。

 人會成長,感情也會成長,交錯下會產生出很多事情,忽略周遭,忘記堅持,聽不見朋友,明知是火坑依舊會跳下去,這不是愛情的魔力,而是對愛情的渴望。我對愛情本身沒有渴望甚至沒有期待,有的只是發自內心對喜歡的人真心付出,有的只是希望幸福會降臨,從無病呻吟的心酸到事與願違的苦楚,得到的只是一頁頁的故事,是否會在心中留下傷痕我不知道,腦中會有多少記憶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這種感覺會持續下去。終點?終點只會在自己心中,愛情路的終點不是在一起,不是分開,不是哭,不是笑,永遠不會有人到終點,終點根本是不存在的。

 曾我在我徬徨時試著放下理性,全心全意去做我自己想做的事,可是當我回過神來才發現,之所以會徬徨就是放不下理智。寫故事需要思緒與架構,談感情需要一股衝動,在著墨故事時一邊我放不下自己把感情寫進去,放下感情後卻又無法冷靜構思,終究寫不好自己心中的理想故事;談感情時,我總是把理智掛在腦門上,無法表現自己的情感,終究只能流於紙上談兵,軍師只能沾沾喜,永遠不會是戰場上的勝利者。

 究竟我盡力了嗎?我也不知道,我希望能從妳口得到的不只是感動而已,可是我連感動妳都很難作到,不希望這只是終站,不希望這只是終站...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