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危險心靈]
 "我想讀書啊!但是我想自由一點,也想快樂一點,我很貪心嗎?"-危險心靈

 我沒有經過國中基本學力測驗,因為我是最後一屆高中聯考;我沒有經過指定科目考試,因為我是推薦甄試考上大學。但一樣的,我都經過這一段週遭同學是朋友也是敵人的六年,我還記得自己曾在考卷上寫下"不屑寫"三個大字,還記得我抽的第一根菸,還記得在學校頂樓放紙蜻蜓倒數的日子,看著危險心靈,往日的一幕幕冒上心頭,我以為我還是那個13、4歲懵懂無知的少年。

 脫離了最懵懂無知但也是最沒有束縛的六年,無法選擇的被爸媽強迫進入到跟哥哥一樣的某所流氓國中的升學班,只因為那邊的老師一起開了間出了名的升學補習班,我沒有像班上哥哥姊姊也在同所學校的同學們一樣努力用功甚至成績超越哥哥姊姊,也許是我哥哥根本就無法超越,又或許是我沒有這種被強迫在心中訂下考上第一志願的夢想,因為我覺得那不值得被稱作夢想。我想找尋,找尋屬於自己想做的夢想,就算被老師指著頭罵浪費頭腦,就算跟爸媽起爭執,但我依然想找尋。

 那是個愛比較的年代,成績單跟考卷會源源不絕的從老師手中交給你,你必須帶有爸媽簽名才能再交回給老師。哥哥跟我差兩年,國一時就知道哥哥永遠是全學年前三名,學校的公佈欄成績單上總能不用尋找的就在第一張的前三個發現到他,補習班就像是讓來接小孩的父母親可以互相炫耀般只會將前3名用紅單子貼在門口,哥哥總是爸媽的驕傲,我總是爸媽不想提及的那部份。

 蹉跎了兩年多,我還是沒有找到屬於自己的夢想,但我知道如果不繼續升學我就沒有尋夢的權力,不得不的我開始讀書,其實讀書對我來說不是種壓力,只是我不喜歡讓數字掌控我的生活而已,最後我考上了公立的高中,其實回頭想起來,聯招或是考試制度本身並沒有錯,終究需要方式來測驗學習的成果,但最大的癥結點是心,父母的心,老師的心,教育官員與專家的心,教育的目的是讓孩子學到應學的才是重點,而不是為了那一兩分、榜首和第一志願在搶破頭,孩子的心才是最重要的,如果不改變這點什麼樣的教改都是沒用的。

 最近終於我可以跟我爸媽說,你們不用再給我壓力了,因為我找到我的夢想了。

官方網站http://www.pts.org.tw/~web01/Dangerous/index.php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