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真的不能不服老,過了大三之後,好像騎車回中壢的次數三根指頭就可以數完了。

 時間真的會改變很多東西,包含感覺,老實說中壢對我來似乎已經不太像我的故鄉,至少沒有熟悉的感覺,也許我只是離家太久了吧。

 大三之後幾乎都是搭車回家,我家離車站並不算近,而出門沒有代步工具也很麻煩,開始找了些司機,一些可以免費讓我搭霸王車的高級好友租車公司麻吉牌司機,維安、阿森、阿平的高手、SV MAX都變成了我的坐騎。

 如今大家都畢業了,我的司機開始一個一個離我而去,最先離開的是維安,他選擇了跟很多私立大學畢業生不同的路,他是我有讀大學的好友中最早去報效國家的,因為他想留學放洋,也許也只有他會有這麼崇高的理想,他是最先離開中壢的;接著是阿森,昨天是最後一次以我司機的身分吃飯,今天他就要去南部當台客了,也許南部這兩年我多了個棲息地,可是我覺得在中壢我好像少了個一直以來最務實的金牛好友;而再過不久,台灣大學也要開學了,臭屁的阿平也要離開中壢了,雖然嚴格來說他已經搬離中壢到八德,但至少在上台北之前,他始終活動範圍還是在中壢。

 以後見到阿平的機會應該很多,但不會是在中壢了,對我來說,真的好像變了,這裡真的已經什麼都不是了,走在中央西路上,看著應該是新生訓練的中壢高中、高商的新鮮人,想想我已經比他們至少大6、7歲了,他們的臉孔上還有著稚嫩的中壢味,而我呢?連客家話都忘光的我可能在故鄉人眼中只是個落魄的過客吧。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