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想要為你自己身體好,把咖啡戒了吧...

 我忘記我什麼時候開始習慣喝咖啡了,只記得好像是很小很小的時候,爸爸帶我到電力公司楊梅服務所的宿舍去看徐金文叔叔時,叔叔煮咖啡給我們喝,那時叔叔煮的是黑咖啡,沒有奶精也沒放糖,對個孩子來說,這並不好喝,可是卻對叔叔煮咖啡的器具很好奇,就一直喝,想看叔叔煮咖啡,晚上我一直睡不著,媽媽生氣了以後就不准我再喝咖啡。

 在國中時,媽媽的朋友出國,在免稅商店買一堆即溶咖啡給媽媽當禮物,我也無聊,反正家裡人都沒有習慣喝咖啡,我就有時候趁著剛開始有電腦跟網路,晚上偷偷玩電腦和上網跟朋友聊天,順便泡來喝。

 大概爸爸、媽媽朋友真的很多,大家都喜歡送禮,送來送去,不知道什麼時候開始,咖啡禮盒也變成了常被拿來送禮的對象,看到咖啡我就很開心,慢慢就喝習慣了,也漸漸會分辨,知道雀巢的苦苦又澀澀的不好喝,Maxwell的都還蠻不錯的,後來自己要買也都買Maxwell系列的。

 國中末期,開始跟一些後來雖然不連絡但卻有著永遠江湖義氣的兄弟小高他們瞎混,也常去真鍋喝咖啡,但畢竟國中生很窮,所以我只能點平價的真鍋咖啡,覺得有趣的是那時候有抽菸,國中時還沒有公共場所禁煙,所以我們都大剌剌的在店內抽菸,把菸屁股熄在咖啡渣上,聞到一股咖啡餘香,有很棒的感覺,只可惜這段時間不長,所以記憶始終是記憶,我忘了很多事,只記得感覺。

 高中以後,開始有時候會到咖啡廳去聊天打發時間,最常去的是丹堤,去看書、聊天,慢慢知道了什麼是辣辣的肉桂粉,也知道曼特寧、藍山不是咖啡罐的牌子,不過這些好像都不是現在咖啡的主流了。

 大學以後Starbucks開始流行,也出現了壹咖啡、西雅圖等等連鎖咖啡店,但我好像去的機會都很少,流連咖啡店的機會好像不再出現,直到進了吉他社,循著學長的腳步,遇上淡水動物園這個奇特卻已經幾乎消失的地方,這裡雖然沒有賣多樣式咖啡,想喝只能等老闆興致到來,我的咖啡旅程有了全新的體驗,看著奶精漂浮在咖啡杯上,嘴邊沾著一點點奶香舌頭卻是滿滿濃郁的咖啡味,這種感覺不是用即溶咖啡或著連鎖咖啡店的咖啡機所可以體會到的。

 咖啡雖然不是我生命的絕對,卻伴隨我走過各個階段,可是就在這個崩潰的八月,我被宣告必須脫離這個飲品,如果它只是個飲品,我真的可以就像可樂、百香紅茶一樣戒掉。消化性潰瘍,壓力、飲食作息不正常,我沒資格繼續讓它帶著我的感覺走下去,我戒掉咖啡是否會戒掉很多感覺?我沒有替代品,反正當一無所有時,不會在乎什麼東西還存在。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