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頭阿兵哥。

 
第二次到成功嶺懇親了,這次是自己一大早趕火車到台中,感謝阿雄情義相挺來載我。


森爸雖然生病了還是趕來懇親。

 這次懇親就比較有感覺了,預官新訓不同於預士跟一般兵的第二周懇親順便放假,預官第一周就懇親但必須留營,走時還會看到很多男女朋友會依依不捨。

 最近景氣不好加上我想研究所畢業後想稍微休息一下,有點想不要當研發替代役,找了預官報考資訊發現耳洞屬於臉部殘疾,不想入營之後再被退訓,如果真的找不到適合的研發替代役當個大頭兵我想也不錯。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