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Sep 09 Sat 2006 23:03
  • 兄弟

 什麼樣的朋友不需要連絡,不需要連結,只要再看到一眼就會知道彼此在想什麼。

 對我來說很多人都是很好的朋友,但是我人生中只會對某幾個人稱呼兄弟,他們也一樣是我的朋友,只是他們多了些不一樣的味道,不同於一般我週遭國中、高中、大學這些讀書人的味道,他們是我兄弟,很多事會改變,很多問題會壓迫到我們兄弟的情感,我們也不太可能有多少機會見面,但我們始終是兄弟。

 除了幾年前國中同學會之外,不知道多久沒看到小高了,黃偉更是別說,今天難得小高自己一個人來找我,他再兩週就要數完饅頭了,會來看我真的很意外,但並不陌生,因為我們始終是兄弟,就像當初一看到黃偉一樣,我知道我們一輩子都是兄弟。

 逛老街這種事情大概只有小敏這種女生朋友來我才會帶她逛,不然還一般男生朋友來找我,帶他們逛老街實在不太具有什麼意義,畢竟老街是給遊客逛的,對我來說淡水不是觀光地,朋友也不是觀光客,而老街給我的回憶實在不會讓我想逛。

 上鼎,上次吃是什麼時候呢?好像根本無法在可以回憶的範圍內,小高跟我兩個人一坐下來吃,就似乎告訴我們時間永遠是流沙,聊天的時間是流沙,我們這麼多年來沒見是流沙,這些年來的經歷是流沙。好多好多的改變,但我知道對於兄弟,我始終就是兄弟,很遺憾小兔又變的好像回到國中剛轉來的樣子,不信任,封閉自己,黃偉會給他這拳我不意外,如果黃偉沒有揮出這拳我會以為黃偉變了。

 也還好我們沒有逛老街,直接回到我宿舍,一到家沒多久午後大雨就下了下來,直到晚上都沒有停,這段時間很短,黃偉這個白痴跑去當海龍,還有四個月退伍,我想我很快也可以看到他,兄弟,這頓飯你請我了,我只知道,我們之間曾經的記憶不多,但是有的就是彼此的感覺。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leec
  • 哇塞

    每每休假回來

    總覺得世界又變了一點

    大概是除了當兵外

    平常不太可能跟外界失聯好一陣子

    不是新開了什麼店

    就是誰誰又有啥大事了

    小高找你

    證明你真的是個很重朋友的人啊^^




    也恭喜他要退伍了!!
  • byma
  • 他說他也許罩得到你
    他可真是屌兵,他可以算是穿紅迷彩的
    不過我想你應該不需要人罩才對

    啊對了...是你自己把迴響關了嗎?
    還是你是跟我一樣,
    我之前因為一些原因,檢查以前的文章
    發現很多文章都變成不開放迴響
    我原本要迴響你的The Notebook那篇
    但回響關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