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你說話的速度太快了,一個部分還沒說完就想講下一個部分,應該要好好把一段說完在繼續下一部分。"

 上周五開始實施在實驗室全體在的general meeting上輪流報進度,我難得籤運不佳抽到第一順位,整個禮拜兢兢業業的準備數據以及圖表,先把自己的舊方法套用到KEN哥的新版SNR SVC程式碼上並且增加計算頻寬的程式,再把之前所有看過與"Incentive Mechanism for Peer-tp-Peer multimedia Streaming"這個topic有關的paper都整理起來做個統整,整個禮拜大概都早上10點之前到實驗室半夜12點多離開,禮拜四甚至都沒回家。

 其實不是說都沒有做出什麼東西,真正需要臨時趕工的也只有投影片,會這麼拼一來是因為我是第一位general meeting報進度的還有最近聯詠案讓老師有點動怒。到了周五因為老師很忙延後meeting時間,並且決定輪到報書的小傅延到下禮拜,但報進度的人還是要報,可見老師對進度報告的重視程度,還好我都還勉強應對得宜,準備30多分鐘的presentation加上老師及博班學長的問答整整報了1小時10分鐘。

 在準備的過程中跟KEN哥談了很多,都沒幫到KEN哥作這個system,而另外兩位共同使用ns-2的同學一位放棄研究休學了,另外一位又不知道未來的狀況。

 想想這一年半來真的學到很多,不論是英文閱讀、程式寫作、報告編撰之類的,我覺得我學到最重要、最寶貴的是解決事情的方法。當然可以直接去問很厲害的三位博班學長,他們通常都可以給我解答或是方向,我可以學起來,但我更高興我慢慢懂得如何自己去找答案,找到屬於自己的解決辦法再去跟他們討論,動腦是很重要的,而且其實我這個弱腳常問的程式問題都可以從書中找到答案,所以我自己都準備了很多書在實驗室,
書櫃

當然也可以去每個人的書櫃上找書,再不行兩間學校的圖書館也一定可以給我滿意的答案。
DSC00242.JPG

 從原本一進來學校英文很爛聽不懂老師上課夾雜的英文,程式不會寫交作業得靠人教,研究生修課還會被當,paper報得亂七八糟。現在,可以在院長的課上拿到最高分,自己獨立寫出程式,看懂並修改別人寫的code,present可以不疾不徐回答提問,我不知道我是不是達到老師的基本要求但我覺得我進步了,至少我有能力找出問題的關鍵並且知道該從哪可找出答案的方向。

 想要讀電機系應該要想想為什麼要讀,可以參考林百里唱衰電機系 學弟妹早知道這篇新聞,不是說電機系沒有未來,而是說不要妄想靠這個頭銜就可以混飯吃,沒有真材實料的文憑只能當面試的資格而非錄取的保證。我覺得這是好事,台灣很多人都喜歡一窩蜂,也許大家真的該好好想想興趣、工作與未來,賺不到錢又得痛苦的做自己不喜歡的事有必要嗎?

 我之前在中正點對點通訊協定及應用種子教師研習課程時,上過一位幽默風趣講解生動的課程,講者是交大曹孝櫟教授,我回來後搜尋了他的網頁,這篇文章我覺得很適合所有想讀研究所的人細細斟酌-研究生的學習與訓練,我有空都會再讀一次曹教授的這篇文章,想想自己現在在做什麼,我覺得這能幫助我清醒頭腦,研究陷入困境時不妨讀讀這篇文章吧。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Ken
  • Good Job!!!
  • >////<

    射手白馬 於 2009/04/29 14:05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