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底前忙著把程式完成,滿腦子都是function及coding架構;12月底前想著怎麼利用數學工具證明自己的方法是可靠度的,最後在KEN哥協助下回歸到正確的路上。原本口試結束前不打算在blog寫文章,但最近在寫論文,腦中千頭萬緒都是如何使用文字表達一切,讓自己有很多情緒浮現。

 就算不是面對感情,為了不想受傷還是會逃避,但當傷痛久了之後反而不會再有感覺,只是身體及腦袋自然反應讓自己蹣跚不前。

 錯中錯後,不想問卡片是否有收到,因為已經不重要了。我知道這樣做很愚蠢,明知不可為而為之,但我還是嘗試了,結果不算好不算糟,很淡的感覺,也許我還是不能克制一些情緒,但至少我已經比過去懂得收放。

 這兩年覺得領悟很多,這個環境讓我有很多不同樣的認知,了解自己缺少什麼,也慢慢找到某種夢想,只是達成的時間點跟成功的條件挺模糊的。

 現在凌晨5點,這幾天很冷,頭腦一半清醒一半昏迷,昏迷的時候完全無法思考,連自己說什麼都不知道也不記得;清醒時卻文思泉湧,文筆如行雲流水。曾經覺得我什麼都可以靠自己完成,但如今我卻像個缺少一把鑰匙的金庫一樣,永遠無法讓人打開看見門後的寶庫。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