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很佩服王清峰部長的堅直,至少她是極少見政府高官能讓人看到"理念"這個詞的,只是這個的理念多數台灣人並不同意,站在法務部長與人權律師這個無法兼顧的分岔路口,王部長最後還是必須為了執政黨的利益以及衝得太快離而開法務部長這個位置。

 王部長與中華民國唯二法務女部長的另外一位,李登輝總統執政末期的葉金鳳部長一樣都沒有當滿兩年,處理死刑的態度兩位女部長卻是大不同。關於任期長短這件事,政府官員常更換的陳水扁總統執政時期,法務部長是少數任期較長的部長,只有兩任法務部長-陳定南部長(2000-2005)及施茂林部長(2005-2008)。

 站在我的觀點,一位在不屬於國民黨而又無派無系的人物想在這個位置上久待本來就不是容易的事,但是王部長已經將近兩年未簽署死刑執行,而王部長上任前廢除死刑就已經是法務部既定方向,這中間為什麼都沒有人說話?王清峰部長完全是因為廢除死刑而下台嗎?我想有待未來歷史見證,另外從現在的修法進度來看,不論換哪位部長上台,我想推動廢除死刑這件事並不會消失,台灣沒有死刑這件事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而已。

歷年死刑執行件數
1988年
22件
1989年 68件
1990年 78件
1991年
59件
1992年
35件
1993年
18件
1994年
17件
1995年
16件
1996年
22件
1997年
38件
1998年
32件
1999年
24件
2000年
17件
2001年 10件
2002年 9件
2003年
7件
2004年
3件
2005年
3件
2006年
0件
2007年
0件
2008年 0件
2009年 0件

 

 1988年到2000年,李登輝總統執政了12年,期間解除戒嚴社會慢慢開放,犯罪率也逐漸提升,中間法務部歷經蕭天讚(1988-1989)、呂有文(1989-1993)、馬英九(1993-1996)、廖正豪(1996-1998)、城仲模(1998-1999)和葉金鳳(1998-2000),12年共6任部長,中間屬馬英九對於死刑執行最"謹慎",為李登輝執政時期惟一單一年度簽署死刑執行件數未破20件的法務部長(1996年6月廖正豪部長就任、2000年5月陳定南部長就任)。

 民進黨以人權立國為號召,兩任法務部長都不太願意簽署死刑執行,2002年後死刑執行件數首次降到個位數字,2006年更是被稱為零死刑元年,這是民進黨貫徹理念的成效,但這當中不是沒有罪犯被判處死刑,因此累積了44位死刑犯等待王部長處理,可惜王部長無法做到多數政治人物的"換個位置換個腦袋"這項能力,王律師的仁慈讓王部長無法做為決定人生命的最後判決者,王律師覺得簽署死刑執行會成為最後決定死刑犯生死的裁決者。

 我非常敬佩王律師的的堅直,但我無法同意王部長的作法,我也對死刑的存在有所疑慮,但在中華民國刑法尚存死刑之時,法務部長就有權責必須簽署死刑,這點也是許多人理性的想法,王部長有權力推動廢除死刑,但不應該以人權律師的思維而拒絕簽署死刑執行。

 下面華視新聞雜誌-獨立特派員在2007年所做的2006台灣零死刑元年專題。

 對於廢除死刑這件事,正反兩方的最大立場是正義以及人權,我想這兩者都是非常難以完整闡述的名詞,殺人魔有人權可言嗎?只把沾血的兇手槍決就伸張正義了?對我來說,摯愛過世對我來說只會有傷痛,殺人犯死不死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分別,就算把罪犯一刀刀切碎也換不回我的摯愛,當然這只是我個人想法,也許被害人家屬認為可以從罪犯的死換得心靈解脫。

 在上面的專題影片中,檢察官的立場是一致的,這不令人意外,因為他們才是除了受害人之外第一線面對窮凶惡疾的罪犯的人,但是主要決定罪犯生死的法官卻很兩極化,而事實上死刑的判決越來越少,法官也不願意決定人的生死。

 我想從預防犯罪以來說,死刑有多少的嚇阻效果呢?不管在犯罪前是否有考慮過會被判處死刑,陸晉德(陸正的父親)在聯合報的投書寫出,多數死刑犯對於不能假釋的終身監禁與死刑,他們寧可選擇死刑,一槍就可以了結對死刑犯而言似乎是比較舒坦的,那這樣會有預防效果嗎?而罪犯在犯罪前真的會思考這麼多?犯什麼樣罪會必定被判死刑有多少人清楚?但看看目前的配套措施,台灣監獄早已人滿為患,終身監禁所帶來的社會成本政府有能力負擔嗎?

 每個人都會有自己對於死刑的看法,沒有人願意暴露在危險之下,但必須認清事實台灣的確逐步走向廢除死刑的道路,法律條文中惟一死刑的條文在消失中,而法官也不願意輕易判處死刑,這樣名存實亡的刑責有其存在必要性嗎?我想會有人希望以公投的方式決定死刑的存在必要性,但人民無法決定罪犯的生死,即便死刑不會從法律條文消失,但卻會從決定罪犯刑責的選項中被剃除。

 以下是公視有話好說論壇連續兩天(03/11~03/12)探討死刑議題。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6) 人氣()


留言列表 (6)

發表留言
  • 陳層層
  • 挖~好用心的資料!!先給你鼓掌~(拍拍拍拍拍)
    對於你在倒數第十六行提到"摯愛過世對我來說只會有傷痛,殺人犯死不死對我來說沒有太大的分別".....有一個問題可以想想:如果那位犯人以相同殘暴手法殺人無數(包括你的摯愛)....佛教有句話說"殺生即護生,斬業非斬人",這種喪盡天良的病狂判他死刑是為了防止他繼續作惡,也是某種預防犯罪~況且死刑也沒這麼容易判!...至於阻嚇效果的程度.和原問題(廢死刑?)有太多太多層面和國情要考量,就留給專家去衡量吧~...畢竟這只是該如何罰的問題,對於行為的消除,小女子認為根本還是在教育...這次事件中,我只覺得有那樣白目的政府領導人,就有這種白目的官員,一件可以逐步推動的政策,就因為處理不當,引起民粹,如果人民未在理性和全盤了解下公投,我想對解決問題也沒幫助吧!..台灣搞民粹真的利害!!今天的國際新聞對青蜂俠事件也歸於個人問題,外國看台灣應該只當笑話看,所以阿~要想想以後的台灣,甚至我們的子孫如何在國際生存!真是戒慎恐懼...我要好好唸書XDDD (好了~我不想再聊這話題...只是來拍拍手順便丟一下個人心得....^___^)
  • 其實我是屬於金田一迷,我無法認同殺死一個人可以讓另外一個人的靈魂得到救贖;只能說過去立法過程中能讓家屬好過點,死刑的執行變成必要正義。
    另外我必須說,廢死是不是國際趨勢有值得討論的地方,贊成廢死的會說有70%的國家沒有死刑,這是有矛盾的,真正法律條文中沒有死刑的只有大約30%的國家,剩下的就跟台灣現況類似,有死刑但不執行或不判決死刑,真的廢除死刑必須拿出比其他法律及條例更加完整的配套措施,因為這是人命關天的(我指的是可能存在的被害人)。
    少說一項
    另外說90%不接受廢死也不盡然,如果只以問廢死這麼簡單,很多人預設想法是沒有死刑;但就像上面影片中陳述的,拿終生監禁換死刑卻近乎50%人贊成。
    這個議題本來就有很多論述空間。

    射手白馬 於 2010/03/16 19:21 回覆

  • Way
  • 死刑的存廢的確值得探討..但這整個事件中有很多事實是必須去重視的..如果忽略的話..就會變成太過民粹的情緒..並不是正義與人權的對決..最關鍵是法律的部份..合情合理的事情..在不合法的狀況下..在公共議題上還是不能成立的..這也是為什麼國際媒體會把這事件歸為個人問題來看的原因..


    1.台灣是一個有死刑的國家..

    2.王清峰是台灣的法務部長

    3.在未完成修法之前..死刑應該要依法執行..一直不執行..每8年換總統就來個特赦..這樣台灣的法律才真的會變成國際笑話

    4.公務人員應該依法行政..並不因為他是政務官而有所改變..

    在什麼位置就要做什麼事情..我相信街上的鴿子在年少輕狂的時候..一定也很度爛他們自己躲在暗處開單的行為..

    追根究底..當初會找這樣極端的人權份子來當法務部長的人..才是真正應該負責的人..有時候太愛這些死刑犯..反而會害死他們..

  • 真不虧是伯瑋兄,當記者分析新聞事件的能力果然不同~

    我也不同意用特赦來片面解決這個問題,甚至我覺得人權團體拿憲法來非常上訴(暫緩執行死刑的行政規範有說明非常上訴可以暫緩執行)也是不對的,他們不是冤案,證據都非常明白,只是因為不願意執行死刑而採取這種做法是不恰當的。

    射手白馬 於 2010/03/14 02:14 回覆

  • rock7832
  • 不論怎說,只要有人犯罪,刑法就一定扮演適當的制裁者,該槍決,該死刑,就該去執行
  • 沒錯,法官既已判定,就該對罪犯處以相對的刑罰。

    射手白馬 於 2010/03/16 19:12 回覆

  • 傻餅
  • 過去的事早已消失,未來的事更渺不可知,只有現在是真實的
  • 沒錯,所以我希望站在如何不要再造成新的傷害出發

    射手白馬 於 2010/03/26 18:11 回覆

  • evil
  • 坐什麼位,做什麼事

    不論她對死刑有沒有意見,他在那個位就要做那個事,其實她應該算"瀆職"了,孔子一片已經說了這個道理
  • 我沒有看過孔子
    但王部長已經為此下台了

    射手白馬 於 2010/08/03 21:31 回覆

  • 給個回應
  • 殺人償命,天經地義。

    寬恕是上帝的責任,司法的責任,是送他們去見祂,要寬恕,就讓祂去寬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