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每在轉換空間與時間時,發現那個裂縫。

 我知道我不是認真的,可是還是不自覺的把態度表現出來,雖然沒有表現在臉上,但是整個人就是有那種感覺,一旦感覺浮上來我就是會有那個噁心感。大剌剌的直言直語沒什麼不好,但是有時人際就是因此而破壞,不是每個朋友都跟你們一樣瞭解我,知道我就是因為看得起朋友才會如此,而我又越來越懶得去解釋每件事,乾脆什麼事就自己瞭就好,反而越來越覺得自己很懦弱,不敢去面對所有,卻只敢自己對自己生氣,決定的事只敢自己去承受。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