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理解了以前找動物園的人那種心情了。

 終於颱風走了,下午告別淡水但始終還是沒去當兵的邦宇約我去看培育的表演,心裡想著反正窩在家好幾天了,而且要去看組長訓順便晚點可以一起去看培育表演就順口答應了。

 對我來說雖然經驗比不上更老的老骨頭,但對於看社團心情已經很平靜了,每一屆都有自己的特色,該做的應該只是提醒而非訓斥,所以我也不會特別想說太多,只需要把前人的腳步以我的心情跟方式表達給他們知道也就夠了。

 出發時應該還是時間充裕,但我天真的以為路是長在我的腦裡,結果跟邦宇約在關渡站卻騎到了忠義站,還沿路找了一陣子,最後乾脆到竹圍站坐捷運到關渡站,還好差不多跟邦宇同時到。接下來反而更妙了,雖然我們有個非常完整的地址而且還自稱是淡水人的我們竟然找不到咖啡廳,繞了繞問了兩次路最後狐疑的走在一條偏僻的小路,路寬大概只容得下一台車多一點能過,好像道路兩旁也沒什麼住屋,29巷...鍋燒咖啡廳...培育...,真是剛好,遇到了正要進去的今晚表演者,太棒了我們終於找到了。走進巷子,這種感覺...是動物園嗎?古樸的小巷子只容得下一個人過,瓦礫房舍,磚造牆壁...

 進到店裡看到正在幫忙培育準備器材的耀慶跟志宏,仔細看了看店裡的陳設,似乎有當初剛到動物園的感覺。店裡沒有服務生,只有老闆一個人處理所有客人的需求,不需要點菜單,想要什麼看店裡唯一張簡單的menu向老闆說就行了,就是這樣簡單的感覺。老闆是個大光頭,卻有著非常親和的表情,不過也因為老闆只有一個人,必須處理煮咖啡、做餐點(其實只有義大利麵跟三樣簡單的餐點),而我們今日卻有著非常熱情的觀眾群,所以老闆顯得非常忙碌。

 當一切就緒時,培育開始表演,其實對邦宇、伯瑋跟我來說,表演的曲目、觀眾的年紀對我們來說似乎老了點,但是感覺卻對了,不用很瘋狂的搖滾,只要幾首培育式的音樂,只要幾首老掉牙卻很有感受力的老歌,感覺就對了。

 慢慢的,我把注意力轉移到了老闆煮咖啡的手法上了,店裡有一台新式的咖啡機(壓力式有打奶泡的那種咖啡店用機種),老闆雖然很陽剛味,但手法卻很細緻,尤其是倒上泡沫以及擠糖漿(應該是吧我猜...)的手法真的還蠻棒的,當我們看到吧檯上有包裝菸時邦宇好奇的問了老闆,原來鍋燒體貼抽菸與不抽菸的客人,特別準備這種帶有櫻桃味的捲菸給客人,注意喔,鍋燒是不可以抽他牌菸喔,只有鍋燒牌菸才是認可的店內菸。

 簡單的幾首歌,unplugged的演出,大伙興致一來扒著培育不讓他停下表演,從我不知道的歌唱到我知道的歌,整晚愉快的心情掃除了這幾天的悶,這樣的感覺很久不曾有過,最後我們又來了~就讓我們以教唱歌-逝結束今天的表演。

 臨走前,我們大家聊起了天,原來科進也要去當兵了,真是時間飛逝,問了問現在的幹部,連我自己也認識不多,真是鮮妙,不過這也是我們淡江吉他社的聯繫之處,很多時候只要提到一些過去的事,大家就會笑聲不斷,只要知道一點點現在的狀況,就有很多可以聊的話題,這就是我淡江吉他社的生活。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