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道為什麼,又開始了寫日記的生活,也許是因為規律而簡單的生活吧。

 為什麼會想在這裡寫,不是寫在陳舊的日記本裡,不是寫在其他站,如果什麼都要追根究底只會讓自己更空虛寂寞罷了。

 今天終於要真正面對自己身體的問題,不知道為什麼,其實倒不會為這個問題惶恐,上課發呆也還是在想她,也許真的該計算我一天之中可以想她幾次,去思考到底是不是喜歡她。

 長庚醫院跟我所想差很多,像戰地醫院,因病床不足導致走道、大廳睡滿病人﹔像號子,手機響個不停,人們大聲交談,完全感覺不出這裡是個醫學中心。一天沒吃東西,離跟爸爸約的時間還很久,到地下商店街買東西吃,一下去莫名的的陌生恐懼感又在我心中冒出,這時我發覺麥當勞的最大優點了,食物美味與否不是重點,能讓人安心下嚥才是讓人掏錢的關鍵。買了本因借人遺失的聽笨金魚唱歌在湖邊等爸爸來。

 有時真的覺得自己的執卓總是不被諒解與體會,因為在醫院將手機關機害爸爸找不到而讓爸爸大發雷霆。科技所帶來的方便讓人們真的忘了什麼是尊重,因為手機方便聯絡,可以不必在意時間觀念﹔因為方便可以在大廳廣眾下讓手機唱歌,因為省事而讓周遭人都知道你在跟你叔叔兒子的乾爹在約牌腳。

 初步檢查心臟沒有問題,醫生約週三去詳細檢查,下週一才會知道確切結果。爸爸在載我回淡水的路上又說了最近哥哥怎樣怎樣,小強哥哥怎樣怎樣,雖然小時覺得爸有點古板,但大了越來越能體會他的心情,至少爸媽從小就很呵護我,縱使明知這個兒子不成材...

--

如果明天會是我的最後一天,我想我還是會蹉跎光陰...

--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