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終於開始整理亂了兩個月的的房間,心情沒有問題,最近似乎運氣很好,可能是因為耳洞的關係吧。

 周四晚上跟Jibu、博文和俊毅到士林逛街時隨性的在一家店裡穿了個耳洞,發覺自己不敢回家了,至少得一、二週才能拔掉耳針。一群男生真的很瘋,可以在兩家店裡發狂的玩麻將賓果,換一堆飲料回家。

 到底什麼才是愛呢?小敏會關心我的病情我想單純只是出自於友情,自己心中多麼希望心中的她能關心我,縱使只是純友誼,可惜現實總不會百分之百與願望match,甚至大部分的情況都是事與願違。不同時期、不同樣的人我總有許多感覺,但我必須承認,這兩個女孩讓我最無法忘懷,一個是永遠無法回首的過去,另一個則是永遠無法追逐的未來,過去的就讓它過去,那未來呢?

 夾娃娃真是個很花錢的消遣打發時間方法,10元、10元的投進機器裡,空虛的看著玻璃裡的娃娃,追逐著簡單的快樂。

 周五晚上去了動物園陪Jibu煮胖肉飯,Jibu一個元智的同學來找他,一個很會說話朋友,他說了整晚的話我只記得一句--在吉他社你得到了什麼?這句話我思考了很久,就跟過去在糾察社一樣,我得到了什麼?在社內時,人家會跟你說不要問你得到什麼,只要問你付出什麼,可是當自己離開時,會如何替自己在這段路下註解呢?如果是得到一段回憶,那痛苦的回憶怎麼辦,過去是被人踢出社團,現在是間接趕人出社團,被動的一方總是得到善意的謊言。看得多了,也看得看開了,兒孫自有兒孫福總是我們唯一能說的。

 金遠爸爸的事令他總是心情起伏不定,也讓我愈是慶幸自己有個好父母,我可以自由選擇我的路,自由的做自己想做的事,可是金遠就沒這麼好運了, 連住哪的自由都沒有。

 明天又要開始上課了,放蕩了一周都快忘了自己的目標了,雖然不會下宏願考上什麼台大電機的,但希望至少自己能改變自己的命運...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