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天就要回長庚看檢驗報告了,雖然應該不是什麼大病,我也才20歲,要有什麼大病應該也不可能,只是放蕩了這麼年,也許是上天給我的一點小逞罰吧。

 八月了,剛好補習完大約一半,上課人數似乎越來越少,班上一起補的四個人今天只有我去到下課,是大家都太有自信呢?還是人都是惰性使然?不論如何,我就是要做我自己想做的,不管是彌補過去的虧欠,還是努力拼自己的未來,我就是要做我要做的。

 房間整理了一半多了,乾淨的家也讓人清爽多了,慢慢找回自我的感覺,收斂一些不該做的可以讓自己獲得更大的自由空間,深信這個道理的我應該可以撐下去,不利的條件不是說消失就會消失,應該去讓不利的條件轉化為有利的條件。

 一年了,去年的此時我在做什麼呢?好像是開始準備當好一個31屆吉他社機動長,大後天依稀就是鐵皮屋大火的一週年,永遠記得俊毅那通電話,造就了我這一年轟轟烈烈的大火...

 人真是不能鬆懈,剛開始七月時還能維持正常12點睡,現在沒2點根本睡不著,應該還得花一些時間調整,規律的生活才能恢復正常的身體,睡吧、睡吧...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