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篇沒有故事的序,我卻發覺原來以前的我...比較好...

 寫下這故事時,我懷疑的告訴自己,是否只有看到自己。當我問你時,你笑著說只有你最了解這段故事了不是嗎?可惜,為了一些事去放棄自己所擁有是可悲的,不是要去怨嘆流逝的感覺,而是當自己失去時而沒有去試圖挽回。

 還記得是我們一起決定走這條路,還記得是我們一起快樂的視苦如蜜,還記得我摔斷手時你是多麼維護我,還記得我悲痛時是你陪我,我相信我跟你的友誼比什麼都珍貴。

 你累時我一定背你,我倦時是你推我,所以我不要跟你爭,就算那未必會發生...

 我說能看到天空就能有幸福,你說你試著仰望星空,你知道嗎?這個夢真的好難圓啊,失去的憑什麼去要,我又有什麼資格去說。

 你跟我說了好多,我也沒有隱諱,走到這裡時我曾看看腳邊,我以為我正在奔向遠方,可是原來我正在胡同裡繞,這個大宅門我進不去啊,巍峨高牆後是什麼樣的世界我也不知道,縱使我是最靠近牆腳的一個人...

 人家說回憶總是最美的幻夢,可是為什麼連最後一點感覺都好難掌握,沒有人可以看到未來,但我知道我正在走向一個套牢自己的枷鎖,如果文筆可以製造奇蹟,是否有更多難圓的夢可以實現,還是這只是讓宣紙上最一個白點被渲染成墨。

 我選擇時我告訴你,我要做自己,一個不會害怕困難的我,一個能坦蕩面對自己的我,我不害怕了,我真實面對自己了,可是為什麼是一身狼狽呢?我會以積極的方式去過我的每一分一秒,縱使支持我前進的動力已不在...

 那雙鞋應該早已破爛不堪,那條項鍊已經安靜的沉睡在台灣海峽,還有多少東西我可以失去,到最後連一點珍惜的能力都沒有...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