經過那麼久,我想我真的該對自己的感覺負責

工科學生的眼裡,天秤的力臂是不一樣長的

所以兩邊的輕重所造的影響當然也不同

好久沒有像現在一樣打字時如此迅速的敲出自己的思緒

是什麼理由讓我破壞了平衡

很想說let it be,但我想這絕對無法順其自然

至少在我答應一個天才傳了那封簡訊之後,一切將不在自然

我不知道今日之後將如何

我以為我卸下了學校的事務後我會輕鬆點

但好像又不是那麼一回事

現在的我真的只想好好的休息,偶爾一個人信步在街頭

看到擦可以燻死我家白線斑紋鳥香水又黑的比雷鬼還髒的機車擺濫死泰勞

可以內心沾沾自喜,因為我比你們白一百倍而且老子天生的

我又在耍白濫了...

還是到書局理看看機車雜誌,想像自己哪天可以真的飆在西濱

撞死在山崖,或是摔落海底

看來我真ㄉ撞邪了

又開始了新的工作,看到死補習班那副"天下人皆補習獨你敢不補嗎?"的屎臉

我換工作了,也許只是補習班少了個吸引我的理由

又或是我天生勞工命,只能賺時薪少又得拼命的工作

反正我也不在乎這有啥子差別了

到底工作跟我個人的生活哪個重要

我想我自己也不知道

又或是不是不知道

而是壓根不想去知道

因為害怕答案的背後所隱藏的不是真實恐怖

而是良心的譴責

更可能我已經沒有良心了吧...

今夜12點後灰姑娘的南瓜車依然會消失嗎?

還是又神奇的剩下一隻明擺著該不見的詭異玻璃鞋

或著老子肚子餓直接把廚房理的那鍋南瓜湯吃個見底

順便看一下昨天死英國佬電死北歐海盜

到底麼時候我才會突破那層意義呢?

也許今晚子時之後就知了...

只是我不是follow my feeling

而是my feeling follow me

或是feeling around me吧

希望今夜的feeling了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