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喜梓安表哥終於結婚了!

 上週末接到媽媽的電話,說梓安表哥要結婚了,真是讓我嚇了一跳,原本要去補習的,但我想好久沒跟家人見面了就排開了課。

 其實家人對我來說我也不知道有什麼樣的意義,我們家並沒有大宅院的深沉,但又有為數不少的叔叔阿姨,也許是客家人的習性比較特別吧。

 冷冷的寒冬,哥哥載著我到了美麗華,以前常常經過,但從來沒有進去過,爸爸的急性子始終沒變,還沒12點就一直聯絡我們,深怕我們找不到之類,可是哥哥跟我明明就已經在台北住好幾年了,其實真的很快,哥哥也要當兵了,媽媽急著介紹花旗工作的舅舅給哥哥認識,希望幫哥哥打好關係,仔細一想,其實我真的是異類,爸爸那邊同年紀的親戚幾乎都是文教工作,媽媽這邊的則清一色從商,可是就唯獨我選擇從工,還選擇走電機/電子,也許真的是我總想做自己,腦袋永遠都是只想著自己能接受的事吧。

 吃完這頓象徵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的一餐後跟哥哥、小玉姊、朝鉅哥到STARBUCKS聊天,其實我一直覺得我跟哥哥的關係很妙,也許只能說時間、空間讓我跟他沒有交集點吧。

 結果這一天還是讓志安冒雨在我上下山,原本想說可以開爸爸的車回淡水的,誰叫我跟爸爸唯一的共通點,就是開車OK,爸爸得載新親家回機場。

 其實每每在回到過去的圈子才發現自己的格格不入與墮落,執著的意義到底為何呢?

創作者介紹

[射手白馬] 科奴苦勞記

射手白馬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E
  • 格格不入= =
    還好吧
    這就是客家人啊XDDDDDD
  • 射手白馬
  • 我想的不是客家人的格格不入,是我自己的性格啦,不同樣情境會讓我有不同樣的感受,有時會一時之間無法適應...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